今天也是咸咸的萝北

无事

我要开一个华武的坑,我看着开心就行,主要把我跟我家小道长的事儿改改写出来✨
开心

沙雕段子

在邱居新又一次叫出师兄之后果不其然又挨了一顿骂。
“不许叫我师兄!”
邱居新沉默了会儿开口叫到
“蔡……居诚”
“...快滚!”

邱.明明按照师兄的话做了可还是挨了骂.居新

初始衣服真好看(º﹃º )

很久之前的产物特别莫名其妙

  

    李白今日是着了一件素白的袍子,虽说是素白,但也是一块布料就得搁上好几块大洋。
    腰间系住的那两半儿和田玉佩可也是大有来头,人们最相信的那个说法儿——是他过世的先生留的。
    倘若仅仅是这身打扮加上那俏脸蛋儿,也还是算得上斯斯文文,可偏偏领子口的脖颈上隐约出来的牡丹边儿扎了眼。他的先生在世是极喜欢牡丹的,于是李白就挑空去刺了这么大片的牡丹花——这也是大伙儿说的。
    现如今李白嘴角噙着点儿笑意,下人十分的会意,谁知道这位主儿又是被谁招惹着了呢,瞧瞧那半冷半寒的笑意吧,忒吓人。
    “最近可是有什么新鲜事儿?”
    伴君如伴虎,下人在心里暗暗的抹了把冷汗,回了话“韩将军那儿说给您带了个宝贝,等您今儿个有空了就去看看。”
    “他倒是心细,出个门都得惦记着给我捎点儿稀罕物件,你说不是?”李白懒懒的掀了掀眼皮瞥了眼这下人,后者答“是”也不是“不是”也不是,只得站一旁儿不做声响。
    李白闲着也是无事,韩信外出这几遭他也是闷的慌。韩信对他几个意思他自个儿心里跟明镜似的清楚,上一次带来了玉佩,上上次带来的是牡丹花,再上一次……
    这个外人是不晓得的,倘若被外人听了去,还不得说风就成个雨?
    李白是个聪明人,韩信对他有意他就陪着人家演下去,他自己到是对韩信没点儿兴趣,他又不喜欢男人,相比起男人,他更喜欢待在温香软玉怀里。倘若不是韩信长的器宇非凡,李白宁可自己脑袋开个花儿也不愿意去作戏。
    “好,那便去看看。”
    下人也无言,不紧不慢的跟在这位主儿的后面,谁料到后者会转过来呢,下人几乎吓软了腿“怎么,你也想去瞅瞅那稀罕物?”下人自然明理儿,没有多言就退了下去。
    宝贝稀罕物?哼,李白可不这么觉得。谁知道韩信又有什么意图,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,李白也是个明事理儿的人物,倘若他不去做做样子,肥肉能这么容易给送嘴边来?


tbc
虽然打了tbc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写...😅
如果里面人物名字有混乱就凑合着看吧..
文笔拙劣,见笑。

   

OK
我感动的要死
最后一句苏爆了我觉得

朋友
武暗了解一下
啊他真好!!!!oqo

好不容易一个华山来和我插旗我他妈点了拒绝
拜拜
我非常想要华山了
靴靴